汪曾祺散文:赵树理同志二三事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赵树理同志二三事

赵树理同志身高而瘦。面长鼻直,额头很高。眉细而微弯,眼狭长,与人相对,特别是倾听别人说话时,眼角常若含笑。听到什么有趣的事,也会咕咕地笑出声来。有时他自己想到什么有趣的事,也会咕咕地笑起来。赵树理是个...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寻常茶话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寻常茶话

袁鹰编《清风集》约稿。 我对茶实在是个外行。茶是喝的,而且喝得很勤,一天换三次叶子。每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坐水,沏茶。但是毫不讲究。对茶叶不挑剔。青茶、绿茶、花茶、红茶、沱茶、乌龙茶,但有便喝。茶叶多...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 随笔两篇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 随笔两篇

水母   在中国的北方,有一股好水的地方,往往会有一座水母宫,里面供着水母娘娘。这大概是因为北方干旱,人们对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为了表达这种感情,于是建了宫,并且创造出一个女性的水之神。水神之为女性,...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昆明菜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昆明菜

我这篇东西是写给外地人看的,不是写给昆明人看的。和昆明人谈昆明菜,岂不成了笑话!其实不如说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离开昆明整四十年了,对昆明菜一直不能忘。 昆明菜是有特点的。昆明菜——云南菜不属于中国的八...
阅读全文
天鹅之死 汪曾祺 文学百科

天鹅之死 汪曾祺

“阿姨,都白天了,怎么还有月亮呀? “阿姨,月亮是白色的,跟云的颜色一样。 “阿姨,天真蓝呀。 “蓝色的天,白色的月亮,月亮里有蓝色的云,真好看呀!” “真好看!” “阿姨,树叶都落光了。树是紫色的。...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云致秋行状 汪曾祺 文学百科

短篇小说:云致秋行状 汪曾祺

云致秋是个乐天派,凡事看得开,生死荣辱都不太往心里去,要不他活不到他那个岁数。 我认识致秋时,他差不多已经死过一次。肺病。很严重了。医院通知了剧团,剧团的办公室主任上他家给他送了一百块钱。云致秋明白啦...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果园杂记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果园杂记

涂白   一个孩子问我:干嘛把树涂白了? 我从前也非常反对把树涂白了,以为很难看。 后来我到果园干了两年活,知道这是为了保护树木过冬。 把牛油、石灰在一个大铁锅里熬得稠稠的,这就是涂白剂。我们拿了棕刷...
阅读全文
八千岁 汪曾祺 文学百科

八千岁 汪曾祺

据说他是靠八千钱起家的,所以大家背后叫他八千岁。八千钱是八千个制钱,即八百枚当十的铜元。当地以一百铜元为一吊,八千钱也就是八吊钱。按当时银钱市价,三吊钱兑换一块银元,八吊钱还不到两块七角钱。两块七角钱...
阅读全文
晚饭花 汪曾祺 文学百科

晚饭花 汪曾祺

晚饭花就是野茉莉。因为是在黄昏时开花,晚饭前后开得最为热闹,故又名晚饭花。 野茉莉,处处有之,极易繁衍。高二三尺,枝叶披纷,肥者可荫五六尺。花如茉莉而长大,其色多种易变。子如豆,深黑有细纹,中有瓤,白...
阅读全文
八月骄阳 文学百科

八月骄阳

张百顺年轻时拉过洋车,后来卖了多年烤白薯。德胜门豁口内外没有吃过张百顺的烤白薯的人不多。后来取缔了小商小贩,许多做小买卖的都改了行,张百顺托人谋了个事由儿,到太平湖公园来看门。一晃,十来年了。 太平湖...
阅读全文
天山行色 散文精选

天山行色

行色匆匆 ——常语 南山塔松 所谓南山者,是一片塔松林。 乌鲁木齐附近,可游之处有二,一为南山,一为天池。凡到乌鲁木齐者,无不往。 南山是天山的边缘,还不是腹地。南山是牧区。汽车渐入南山境,已经看到牧...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西南联大中文系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西南联大中文系

西南联大中文系的教授有清华的,有北大的。应该也有南开的。但是哪一位教授是南开的,我记不起来了,清华的教授和北大的教授有什么不同,我实在看不出来。联大的系主任是轮流做庄。朱自清先生当过一段系主任。担任系...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茱萸小集二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茱萸小集二

茱萸小集二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虽然它的动人处不是,至少不仅在于这点。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祖父年轻时建造的几进,是灰青色与褐色的。我...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金岳霖先生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金岳霖先生

西南联大有许多很有趣的教授,金岳霖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金先生是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的好朋友。沈先生当面和背后都称他为“老金”。大概时常来往的熟朋友都这样称呼他。 关于金先生的事,有一些是沈先生告诉我的。我...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岳阳楼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岳阳楼

岳阳楼最初是唐开元中中书令张说所建,但在一般中国人的印象里,它是滕子京建的。滕子京之所以出名,是由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中国过去的读书人很少没有读过《岳阳楼记》的。
阅读全文
昆明的雨 汪曾祺 散文精选

昆明的雨 汪曾祺

作家的内心深处有着深厚的昆明情结,就是这种魂牵梦绕的昆明情结,让作家在年近古稀的时候,还几度千里迢迢来到昆明,寻觅自己青年时代留下的足迹……本文便是这些“足迹”中一个鲜亮的脚印。
阅读全文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散文精选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有一个姑娘,牙长得好。有人问她:“姑娘,你多大了?”“十七。”“住在哪里?”“翠湖西”。“爱吃什么?”“辣子鸡。”过了两天,姑娘摔了一跤,磕掉了门牙。有人问她:“姑娘多大了?”“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