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车夫和老头 萧红 散文精选

小偷、车夫和老头 萧红

木柈车在石路上发着隆隆的重响。出了木柈场,这满车的木使老马拉得吃力了!但不能满足我,大木柈堆对于这一车木柈,真象在牛背上拔了一根毛,我好象嫌这柈子太少。 “丢了两块木哩柈!小偷来抢的,没看见?要好好看...
阅读全文
索非亚的愁苦 萧红 散文精选

索非亚的愁苦 萧红

侨居在哈尔滨的俄国人那样多。从前他们骂着:“穷党,穷党。” 连中国人开着的小酒店或是小食品店,都怕“穷党”进去。谁都知道“穷党”喝了酒,常常会讨不出钱来。 可是现在那骂着穷党的,他们做了“穷党”了:马...
阅读全文
同命运的小鱼 萧红 散文精选

同命运的小鱼 萧红

我们的小鱼死了。它从盆中跳出来死的。 我后悔,为什么要出去那么久!为什么只贪图自己的快乐而把小鱼干死了! 那天鱼放到盆中去洗的时候,有两条又活了,在水中立起身来。那么只用那三条死的来烧菜。鱼鳞一片一片...
阅读全文
三个无聊人 萧红 散文精选

三个无聊人 萧红

一个大胖胖,戴着圆眼镜。另一个很高,肩头很狭。第三个弹着小四弦琴,同时读着李后主的词: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读到一句的末尾,琴弦没有节调的,重复地响了一下,这样就算他把词句配上了音乐。 ...
阅读全文
广告员的梦想  萧红 散文精选

广告员的梦想 萧红

有一个朋友到一家电影院去画广告,月薪四十元。画广告留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我一面烧早饭一面看报,又有某个电影院招请广告员被我看到,立刻我动心了:我也可以吧? 从前在学校时不也学过画吗?但不知月薪多少。 ...
阅读全文
他去追求职业  萧红 散文精选

他去追求职业 萧红

他是一条受冻受饿的犬呀! 在楼梯尽端,在过道的那边,他着湿的帽子被墙角隔住,他着湿的鞋子踏过发光的地板,一个一个排着脚踵的印泥。 这还是清早,过道的光线还不充足。可是有的房间门上已经挂好“列巴圈”了!...
阅读全文
最末的一块木柈 萧红 散文精选

最末的一块木柈 萧红

火炉烧起又灭,灭了再弄着,灭到第三次,我恼了!我再不能抑止我的愤怒,我想冻死吧,饿死吧,火也点不着,饭也烧不熟。就是那天早晨,手在铁炉门上烫焦了两条,并且把指甲烧焦了一个缺口。火焰仍是从炉门喷吐,我对...
阅读全文
鲁迅先生记 萧红 散文精选

鲁迅先生记 萧红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好象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灰蓝色,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瓶口的两边,还有两个瓶耳,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我就问过: “这叫什么名字?屋里...
阅读全文
十元钞票 萧红 散文精选

十元钞票 萧红

在绿色的灯下,人们跳着舞狂欢着,有的抱着椅子跳,胖朋友他也丢开风琴,从角落扭转出来,他扭到混杂的一堆人去,但并不消失在人中。因为他胖,同时也因为他跳舞做着怪样,他十分不协调的在跳,两腿扭颤得发着疯。他...
阅读全文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散文精选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刚下过雨,我们踏着水淋的街道,在中央大街上徘徊,到江边去呢?还是到哪里去呢? 天空的云还没有散,街头的行人还是那样稀疏,任意走,但是再不能走了。 “郎华,我们应该规定个日子,哪天走呢?” “现在三号,...
阅读全文
欧罗巴旅馆  萧红 散文精选

欧罗巴旅馆 萧红

楼梯是那样长,好象让我顺着一条小道爬上天顶。其实只是三层楼,也实在无力了。手扶着楼栏,努力拔着两条颤颤的,不属于我的腿,升上几步,手也开始和腿一般颤。 等我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和受辱的孩子似的偎上床去...
阅读全文
他的上唇挂霜了  萧红 散文精选

他的上唇挂霜了 萧红

他夜夜出去在寒月的清光下,到五里路远一条僻街上去教两个人读国文课本。这是新找到的职业,不能说是职业,只能说新找到十五元钱。 秃着耳朵,夹外套的领子还不能遮住下巴,就这样夜夜出去,一夜比一夜冷了!听得见...
阅读全文
又是春天 萧红 散文精选

又是春天 萧红

太陽带来了暖意,松花江靠岸的江冰坍下去,融成水了,江上用人支走的爬犁渐少起来。汽车更没有一辆在江上行走了。松花江失去了它冬天的威严,江上的雪已经不是闪眼的白色,变成灰的了。又过几天,江冰顺着水慢慢流动...
阅读全文
家庭教师是强盗  萧红 散文精选

家庭教师是强盗 萧红

有个人影在窗子上闪了一下,接着敲了两下窗子,那是汪林的父亲。 什么事情?郎华去了好大时间没回来,半个钟头还没回来! 我拉开门,午觉还没睡醒的样子,一面揉着眼睛一面走出门去。汪林的二姐,面孔白得那样怕人...
阅读全文
孤独的生活  萧红 散文精选

孤独的生活 萧红

蓝色的电灯,好象通夜也没有关,所以我醒来一次看看墙壁是发蓝的,再醒来一次,也是发蓝的。天明之前,我听到蚊虫在帐子外面嗡嗡嗡嗡的叫着,我想,我该起来了,蚊虫都吵得这样热闹了。 收拾了房间之后,想要作点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