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散文:果园杂记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果园杂记

涂白   一个孩子问我:干嘛把树涂白了? 我从前也非常反对把树涂白了,以为很难看。 后来我到果园干了两年活,知道这是为了保护树木过冬。 把牛油、石灰在一个大铁锅里熬得稠稠的,这就是涂白剂。我们拿了棕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