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瓠仔也好,菜瓜也好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瓠仔也好,菜瓜也好

陪太太到市场买菜,很惊异地发现丝瓜的价钱比瓠瓜贵,几乎贵上两倍,这使我想起老先觉讲的话:“人若在衰,种瓠仔,生菜瓜。” 这句话翻译成国语,意思是说:人如果在很倒霉的时候,种部瓜下去,收成的时候也会长出...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房租总会到期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房租总会到期

住家附近有一家服装店,门口贴着大的招牌: "房租到期 清仓狂卖" 外地来的人总会进去看看,但附近的人习以为常,已经很少人会去光顾,因为那招牌已经挂了整整一年。 有一天,我遇到那服装店的老板,问他:"你...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真诚相待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真诚相待

我去民权东路的殡仪馆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最后的仪式是绕着朋友的棺木瞻仰他的遗容。看着朋友安详的脸,想到去世前他因病而极端痛苦的样于,现在他终于解脱了,我减少了忧伤的情绪,感到有一点...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狐狸和兔子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狐狸和兔子

有一个禅宗的故事这样说,一位禅师与弟子外出,看到狐狸在追兔子。 "依据古代的传说,大部分清醒的兔子可以逃掉狐狸,这一只也可以。"师父说。 "不可能!"弟子回答,"狐狸跑得比兔子快!" "但兔子将可避开...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西瓜偎大边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西瓜偎大边

我打电话给妈妈,请她趁暑假,带孙子到台北来走走。 妈妈一面诉说台北的环境使她头昏,而且天气又是如此燠热,一出远门就不舒服。然后一面轻描淡 写地对我说:“而且,前几天才问到腰,刚刚你大哥才带我去针灸回来...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小红西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小红西瓜

买到一种小如垒球的西瓜,皮色翠绿、果肉深红、清凉胜雪、滋味如蜜。 像我这么喜欢吃西瓜的人,每次看到有新的西瓜品种,总会迫不及待地买来吃,每次吃总有一些惊喜。二十年前第一次吃到黄肉的小玉西瓜、十五年前第...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梦打破了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梦打破了

我买了五个手拉坯的瓷盘,是在路边看见,并不是什么名家的作品,它是宝蓝色的底,上面写着白色的"风、花、雪、月、梦",每盘各书一字。   通常我特别喜欢的东西都不是很贵的,因为贵而喜欢是平常的心,廉而宝爱...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激情的蔷薇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激情的蔷薇

"我种的一株蔷薇开花了,一次开七朵,十分争先恐后的样子。" 但是,它们在凋谢时几乎也是同时的,无声,努力的调谢。 蔷薇到了夏天那不可遏止的开放,使我吃惊;而蔷薇凋谢时的迅速,也令我疼惜。 人的感情在被...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植物的地盘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植物的地盘

在垦丁公园,一位学植物的朋友带我们进入热带雨林,他告诉我们植物也有争地盘的习性,都是成群成群的盘聚,不同群族的植物就会因被包围孤立而枯萎了。 朋友说:"植物争地盘的行为是无所不用其极,树枝与藤蔓的蔓延...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南蛮黄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南蛮黄釉

买了一个日本陶壶,是柠檬完全熟透的那种温柔的黄。 售价十分高昂,实在太喜欢柠檬黄,还是忍痛买了。回到家,拆包装纸的时候,才发现在颜色的说明写着"南蛮黄釉",使我怔了一下,南蛮指的当然是中国了,因此也可...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开心是最好的补药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开心是最好的补药

 打开电视或打开报纸,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许多补药的广告,教我们怎样变强、怎样变勇,怎样过了四十岁还像一尾活龙。 令人疑惑的是,在这些广告旁边,有差不多一样多的广告,在教我们减肥,教我们如何消除过剩的营养...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太麻里枇杷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太麻里枇杷

朋友从台东的太麻里来,送我一盒枇杷,只因我闲聊时说过我喜欢吃枇杷,他就不远千里送来了。 我会喜欢吃枇杷,是和我的外祖母有关。住在溪洲的外祖母家,从前种了许多枇把、柿子、荔枝,小时候,外祖母经常亲手剥给...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平常的水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平常的水果

朋友从美国回来,我问他:“这次最想做的是什么?”“如果能吃到杨桃、莲雾、释迦、甘蔗、柿子、批把就心满意足了。”我说:“这简单,但现在是秋天,恐怕吃不到莲雾和枇杷了。”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玫瑰奇迹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玫瑰奇迹

有一天,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到台北我曾住过的旧居去看看!于是冒着满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铜山街、罗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栅的山庄、考试院旁的平房…… 虽然我是用一种平常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现在有一种新品种的番茄,小如拇指,颜色像柿子,形状像椭圆的水滴,这种番茄皮厚子少,滋味鲜美,令人吃了十分感动,贩卖的人称之为“珍珠番茄”。 每次吃这种珍珠番茄,我就想起乡下老家后院,我们也种了许多番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有一种春天开的花,名字叫作“含笑”。“含笑花”真的和它的名字相像,它是含苞时最香,花瓣一张开,香气就散走了。含笑因此是少女的笑,含着喜悦与羞怯的笑,不像圆仔花那样开怀大笑,也不像圣...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市场里,看见有人卖百香果,浑圆熟透的果实泛出淡紫,我买了一些回家打汁,一斤要价四十元。 在我们幼年时代,百香果是没有名字的,我们都称它“酸桔果”,因为它的味道很像酸桔。百香果算是贱果,在乡下满山遍野,...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有一位神父告诉我一件真实的事。 他在神学院快毕业的时候,老师对他们说:“你们接受了几年神学的教育,对天堂的状况已经很了解了,在毕业之前,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轮流起来报告自己心目中的天堂。” 这些即将作神...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两个汤圆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两个汤圆

朋友请我到餐厅吃饭,是现在最流行的“吃到饱”餐厅,每个人一百九十九元,任人吃到饱为止。 由于算起来便宜,餐厅内人声鼎沸,有许多场面到了不忍卒睹的地步,东西拿太多掉在地上的有之,剩下一大盘吃不完的有之,...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买馒头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买馒头

家后面市场里的馒头摊,做的山东大馒头非常地道,饱满结实,有浓烈的麦香。 每天下午四点,馒头开笼的时间,闻名而来的人就会在馒头摊前排队,等候着山东老乡把蒸笼掀开。 掀开馒头的那一刻最感人,白色的烟雾阵阵...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眼前的时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眼前的时光

有一位信佛很虔诚的教师,时常在课堂上灌输小学生对佛教的认识。 一大,他花了半小时告诉学生,关于地狱的恐怖,然后他问学生:“有谁想要下地狱的,举手。” 果然没有人举手,教师感到很欣慰。 然后他又花了半小...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美丽的心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美丽的心

在一个演讲会上,一位听众问我:“林先生,我发现来听你演讲的人,不论男女部长得很美丽。我想请问你,是美丽的人特别喜欢读你的书呢,还是读了你的书会变得美丽?” 由于他的问题如此突兀,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我...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太极图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太极图

我在乡间的寺庙墙上,看到一个太极图非常特别,是由两条鱼组成的,下面的一条鱼是黑的,有白色的眼睛;上面的一条鱼是白的,有黑色的眼睛,看起来,两条鱼好像在那里相亲相爱、游戏和追逐着。 站在那一幅太极图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  千两黄金的福报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 千两黄金的福报

有一个青年,二十岁的时候,就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了。 他到了阎王爷的面前,阎王从生死簿上查出,这个青年应该有六十岁的年寿,他一生会有一千两黄金的福报,不应该这么年轻就饿死。 阎王心想:“会不会是财神把这...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砖隙的番茄树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砖隙的番茄树

阳台砖头的缝隙中长出一株小小的番茄树,不知道是风或小鸟带来的种子? 番茄树从春天时奋力长大,到了夏天就结出与砖块同颜色的果实。 我把番茄摘下来吃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之感,想到因缘的奇妙和种子...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翠玉白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翠玉白菜

我曾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看过一张照片:故宫博物院的翠玉白菜放在庭院中一大堆白菜里面,院子里的阳光灿烂,光线投照在白菜上,只有翠玉白菜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花与树的完美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花与树的完美

我到一座花园去参观,看到园中的花正盛开,树都苍翠,忍不住赞叹地说:“这些花和树是多么的美呀!” 花园的主人笑起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丑的树,也没有丑的花。不要说是这花园,即使是路边的花树也都是很美...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我有一个皮包用了二十年,每次我向年轻人说起,他们都张着难以相信的眼神看我的皮包。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二十年实在太长了,几乎没有东西能用二十年,甚至连世上极珍贵的友谊、爱情。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差一百米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差一百米

公共汽车经过台北市信义路,在市贸中心前面看见两栋新盖好的大楼,楼上有一块巨大的招牌: “来征服我吧!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 那招牌的巨大令人感到荒诞,我想到要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也很不容易,因为东区的士...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玉石收藏家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玉石收藏家

我去参观一位玉石收藏家的收藏,他一直说自己收藏的玉石多么名贵、多么珍宝,甚至说玉石是有生命、有磁场,有的会降灾治病,有的会除灾免祸,说得那玉石像是神明一样。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百年含笑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百年含笑

在乡间的庭院,一个老人带我去看一棵百年的含笑花,说那是他的父亲亲手栽植的。 那百年含笑的高大使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们平常看到的含笑花只有几尺高,百年的含笑花竟有两三丈高。 更令人惊奇的是,那棵高大的含笑...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土地的报答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土地的报答

步行过乡间,看到一位农天正在努力地锄田。我很久没看人用锄头挖地了,就坐在田埂上看农夫挖地。农夫粗壮结实的上身赤裸看,他把锄头高高举起的样子,逆着光线,看起来就如同一座铜雕,真是美极...
阅读全文
林清玄:重新生长的花草 散文精选

林清玄:重新生长的花草

出了一趟远门回来,才知道台北很久没有下雨,使我种在阳台上的花草枯萎了大半。 “好可惜呀!爸爸!你种的花草都死了。”儿子说。 我把植物的茎折一节来看,对儿子说:“这茎中还有水分,只是枯萎,还没死哩!” ...
阅读全文
林清玄: 沟坪与草花庄 散文精选

林清玄: 沟坪与草花庄

回家乡居住,要离家了,妈妈说:“多住两天吧!明天你三姑要嫁孙女,你和我一起去沟坪吃酒席。” 我听到“三姑”与“沟坪”,从心里冒出一股暖流,就留下来了。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放生的麻雀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放生的麻雀

我和朋友在林间散步,看到林间地上散落一些麻雀的尸体,我感到有些不解,朋友说:“是放生的人放出来的麻雀,而且是今天早上才放的。” “何以知道是今天早上放的呢?” 朋友说:“因为放生的人都是清晨放生,这些...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我有一个皮包用了二十年,每次我向年轻人说起,他们都张着难以相信的眼神看我的皮包。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二十年实在太长了,几乎没有东西能用二十年,甚至连世上极珍贵的友谊、爱情。对生命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感谢困难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感谢困难

梦见我在街上问人:“请问您可不可以给我一些困难、一些挫折,一些痛苦?” 所有的人都拒绝我,我着急地恳求别人:“那么,我雇佣您,每小时五百元,请您给我一些折磨!” 那些陌生人摇摇头,沉默地离开,我因找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前世与今生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前世与今生

有一个人来问我关于前世的问题,说他常常在梦里梦见自己的前世,他问我:“前世真的存在吗?” 前世真的存在吗?我不能回答。 我告诉他:“我可以确定的是,昨天的我是今天的我的前世,明天的我就是今天的我的来生...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危险与感谢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危险与感谢

堵车堵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走到前方路口,原来是发生车祸了,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一辆车头凹陷的小货车,还有一辆警车,几个警察。 最令人心凉的是呈 T 字的两个人,以白布覆盖着,地上的血迹已经凝结成为黑色...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山谷的起点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山谷的起点

一位烦恼的妇人来找我,说她正为孩子的功课烦恼。我说:“孩子的功课应该由孩子自己烦恼才对呀!”她说:“林先生,你不知道,我的孩子考试考第四十名,可是他们班上只有四十个学生。”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鲑鱼归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鲑鱼归鱼

原来,到每年九月的时候,海里的鲑鱼开始溯河而上,奋力游到河的上游产卵。鲑鱼的头是翠绿色,背部是蓝灰色,腹部是银白色,但是一到产卵季溯溪上游的时候,全身都会转变成红色,愈来愈红,红得...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变色茉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变色茉莉

乡下的侄儿来台北过暑假,那时我种的茉莉开得正盛,有紫色和白色,看到盛放的茉莉,会感受它们的雄辩,以为它们用鲜明的颜色在风中辩论——呀!不是辩论,是在朗诵某种诗歌。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放下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放下

搭朋友的便车,去看另一个朋友,车子先走敦化南路,转南京东路,再转中山北路。我正注视窗外流过的人、车、树木,开车的朋友突然指着窗外的大楼说:“你看这些人多么有钱,有很多大楼是属于同一...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戏与梦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戏与梦

一位在电影上都演出完美爱情的女明星,现实生活的感情却一再遭到挫败。当她接受记者的访问时,感慨地说:“演了这么多年的戏,没想到演自己是最辛苦和失败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采花蜂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采花蜂

我坐在院子里,正欣赏着一朵刚开放的朱槿花,正是清晨,朱模花还带着昨夜的露水,在晨曦中微笑。这时候,一只蜜蜂从阳光里穿行而来,它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停在那一朵朱槿花上,那样投入、专注而...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蝴蝶的种子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蝴蝶的种子

《蝴蝶的种子》是台湾作家林清玄写的一本散文书籍。作者觉得蝴蝶的一生没有被教授任何东西就会自己去飞翔,去采蜜,去繁衍,好像就是带着蝴蝶一族前世的记忆而降生,而这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记...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 麻雀的心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 麻雀的心

住乡下的时候,后山有一片相思林,黄昏或清晨,我喜欢去那里散步。 相思林中住了许多麻雀,总也是黄昏和靖晨最热闹,一大群麻雀东蹦西跳、大呼小叫,好像一座拥挤热闹的市场,听到震耳的喧哗声...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苦瓜变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苦瓜变甜

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圣。师父拿出一个苦瓜,对弟子们说:“随身带着这个苦瓜,记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条你们经过的圣河,并且把它带进你们所朝拜的圣殿,放在圣桌上供养,并朝拜它。”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遇见,一生的守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遇见,一生的守候

相遇是一种美丽的缘份,正如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阅读全文
随风吹笛  林清玄 散文精选

随风吹笛 林清玄

远远的地方吹过来一股凉风。 风里夹着呼呼的响声。 侧耳仔细听,那像是某一种音乐,我分析了很久,确定那是笛子的声音,因为箫的声音没有那么清晰,也没有那么高扬。 由于来得遥远,使我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怀疑;有...
阅读全文
《温一壶月光下的酒》林清玄的散文 散文精选

《温一壶月光下的酒》林清玄的散文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别的东西也可以留下,我们可以用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细细品尝。 把初恋的温馨用一个精致的琉璃盒子盛装,等到青春过尽垂垂老矣的时候,掀开盒盖,...
阅读全文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我爱阳光,尤其是那冬日的暖阳。当迎面一阵冷冽的寒风席卷而来,那十二月的阳光便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我的身旁。它不似春天时明媚,不似盛夏时热情。我坐在树下,看它穿过叶的罅隙,慢慢的倾洒,静静地流淌,柔...
阅读全文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散文精选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在公园里看两位老人下围棋,他们下棋的速度非常缓慢,令围观的.人都感到不耐烦。 第一位老人,很有趣地说: “嘿!是你们在下棋,还是我在下棋?我们一个棋考虑十几分钟已经是快的,你知不知道林海峰下一颗棋子要...
阅读全文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海军所有,喂食、丢掷或恐吓海狮,移送法办。”美国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方面,确实是先进国家,连“恐吓”动物都会被...
阅读全文
桃花心木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桃花心木 林清玄

乡下老家屋旁,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了许多,已长成几丈高的一片树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儿难以...
阅读全文
林清玄:菜瓜藤与肉豆须 散文精选

林清玄:菜瓜藤与肉豆须

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叫“菜瓜藤,肉豆须,分不清”,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茎须一旦纠缠在一起,是无法分辨的。 因此,像兄弟分家产的时候,夫妻离婚的时候,有许多细节部分是无法处理的,老一辈的人就会说:“...
阅读全文
虚幻不实的美 林清玄 散文精选

虚幻不实的美 林清玄

 记得十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住在屏东市一家满是臭虫的旅店。为了看内埔乡稻田的日出,我凌晨四点就从旅店出发,赶到内埔乡时天色还是昏暗的,我就躺在田埂边的草地上等候,没想竟昏沉沉地睡去了,醒来的时候日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