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放下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放下

搭朋友的便车,去看另一个朋友,车子先走敦化南路,转南京东路,再转中山北路。我正注视窗外流过的人、车、树木,开车的朋友突然指着窗外的大楼说:“你看这些人多么有钱,有很多大楼是属于同一...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 趵突泉的欣赏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 趵突泉的欣赏

在西门外的桥上,便看见一溪活水,清浅,鲜洁,由南向北的流着。这就是由趵突泉流出来的。设若没有这泉,济南定会丢失了一半的美。但是泉的所在地并不是我们理想中的一个美景。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大明湖之春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大明湖之春

北方的春本来就不长,还每每被狂风给手忙脚乱的刮了走。济南的桃李丁香与海棠甚么的,差未几年年被黄风吹得一干二净,地暗天昏,落花与黄沙卷在一处,再睁眼时,春已过去了!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春风》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春风》

老舍不仅写了的秋天、济南的冬天、济南的夏天,还在《春风》中写了济南的春天,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光影驳离,色彩斑斓。他似乎天生对山有一种由衷的亲近,对水有一种深切的景仰。
阅读全文
昆明的雨 汪曾祺 散文精选

昆明的雨 汪曾祺

作家的内心深处有着深厚的昆明情结,就是这种魂牵梦绕的昆明情结,让作家在年近古稀的时候,还几度千里迢迢来到昆明,寻觅自己青年时代留下的足迹……本文便是这些“足迹”中一个鲜亮的脚印。
阅读全文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散文精选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有一个姑娘,牙长得好。有人问她:“姑娘,你多大了?”“十七。”“住在哪里?”“翠湖西”。“爱吃什么?”“辣子鸡。”过了两天,姑娘摔了一跤,磕掉了门牙。有人问她:“姑娘多大了?”“十...
阅读全文
牧羊者素描 张爱玲 散文精选

牧羊者素描 张爱玲

这里我将让大家来做一个搭配练习。哦,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们误将此当作难得出奇的历史或几何配搭试题而惊慌失措,那就大可不必了。镇定一些,先通读你们试卷的第一栏,那里印着一长串名单:——小姐,——小姐,——...
阅读全文
张爱玲散文《迟暮》 散文精选

张爱玲散文《迟暮》

多事的东风,又冉冉地来到人间,桃红支不住红艳的酡颜而醉倚在封姨的臂弯里,柳丝趁着风力,俯了腰肢,搔着行人的头发,成团的柳絮,好像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的轻云,结了队儿,模仿着二月间漫天舞出轻清的春雪,...
阅读全文
沈从文《时间》 散文精选

沈从文《时间》

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 常说到“生命的意义”或“生命的价值”。其实一个人活下去真正的意义和价...
阅读全文
沈从文散文:小草与浮萍 散文精选

沈从文散文:小草与浮萍

小萍儿被风吹着停止在一个陌生的岸旁。他打着旋身睁起两个小眼睛察看这新天地。他想认识他现在停泊的地方究竟还同不同以前住过的那种不惬意的地方。他还想:——这也许便是诗人告给我们的那个虹的国度里! 自然这是...
阅读全文
随风吹笛  林清玄 散文精选

随风吹笛 林清玄

远远的地方吹过来一股凉风。 风里夹着呼呼的响声。 侧耳仔细听,那像是某一种音乐,我分析了很久,确定那是笛子的声音,因为箫的声音没有那么清晰,也没有那么高扬。 由于来得遥远,使我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怀疑;有...
阅读全文
《温一壶月光下的酒》林清玄的散文 散文精选

《温一壶月光下的酒》林清玄的散文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别的东西也可以留下,我们可以用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细细品尝。 把初恋的温馨用一个精致的琉璃盒子盛装,等到青春过尽垂垂老矣的时候,掀开盒盖,...
阅读全文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我爱阳光,尤其是那冬日的暖阳。当迎面一阵冷冽的寒风席卷而来,那十二月的阳光便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我的身旁。它不似春天时明媚,不似盛夏时热情。我坐在树下,看它穿过叶的罅隙,慢慢的倾洒,静静地流淌,柔...
阅读全文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散文精选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在公园里看两位老人下围棋,他们下棋的速度非常缓慢,令围观的.人都感到不耐烦。 第一位老人,很有趣地说: “嘿!是你们在下棋,还是我在下棋?我们一个棋考虑十几分钟已经是快的,你知不知道林海峰下一颗棋子要...
阅读全文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海军所有,喂食、丢掷或恐吓海狮,移送法办。”美国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方面,确实是先进国家,连“恐吓”动物都会被...
阅读全文
桃花心木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桃花心木 林清玄

乡下老家屋旁,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了许多,已长成几丈高的一片树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儿难以...
阅读全文
林清玄:菜瓜藤与肉豆须 散文精选

林清玄:菜瓜藤与肉豆须

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叫“菜瓜藤,肉豆须,分不清”,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茎须一旦纠缠在一起,是无法分辨的。 因此,像兄弟分家产的时候,夫妻离婚的时候,有许多细节部分是无法处理的,老一辈的人就会说:“...
阅读全文
煮雪—林清玄 散文精选

煮雪—林清玄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 这是个极度浪漫的传说,想是多情的南方人编出来的。 可是,我们假设说话结冰是真有其事,也是颇有困难,试想:回家烤雪...
阅读全文
虚幻不实的美 林清玄 散文精选

虚幻不实的美 林清玄

 记得十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住在屏东市一家满是臭虫的旅店。为了看内埔乡稻田的日出,我凌晨四点就从旅店出发,赶到内埔乡时天色还是昏暗的,我就躺在田埂边的草地上等候,没想竟昏沉沉地睡去了,醒来的时候日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