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散文: 白发苏州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白发苏州

前些年,美国刚刚庆祝过建国200周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把他们两个世纪的历史表演得辉煌壮丽。前些天,澳大利亚又在庆祝他们的200周年,海湾里千帆竞发,确实也激动人心。 与此同时,我们的苏州城,却悄悄...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抱愧山西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抱愧山西

  一   我在山西境内旅行的时候,一直抱着一种惭愧的心情。   长期以来,我居然把山西看成是我国特别贫困的省份之一,而且从来没有对这种看法产生过怀疑。也许与那首动人的民歌《走西口》有关吧,《走西口》...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天柱山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天柱山

现在有很多文化人完全不知道天柱山的所在,这实在是不应该的。 我曾惊奇地发现,中国古代许多大文豪、大诗人都曾希望在天柱山(潜山)安家。他们走过的地方很多,面对着佳山佳水一时激动,说一些过头话是不奇怪的;...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庐山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庐山

找到庐山不是专门去旅游,是与一大群文人一起去开会的,时间是1979年夏天。那里召开的,是一个全国规模的文艺理论讨论会。 庐山本是夏天开会的好地方,但据我所知,那里好像从来没有开过文人大会。原因说起来太...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三峡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三峡

在国外,曾有一个外国朋友问我:“中国最有意思的地方很多,你能告诉我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么?一个,请只说一个。” 这样的提问我遇到过很多次了,常常随口吐出的回答是:“三峡!” 一 顺长江而下,三峡的起点是...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腊梅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腊梅

人真是奇怪,蜗居斗室时,满脑都是纵横千里的遐想,而当我在写各地名山大川游历记的时候,倒反而常常有一些静定的小点在眼前隐约,也许是一位偶然路遇的老人,也许是一只老是停在我身边赶也赶不走的小鸟,也许是一个...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笔墨祭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笔墨祭

中国传统文人究竟有哪些共通的精神素质和心理习惯,这个问题,现在已有不少海内外学者在悉心研究。这种研究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也时时遇到麻烦。年代那么长,文人那么多,说任何一点共通都会涌出大量的例外,而...
阅读全文
杨绛散文: 隐身衣 散文精选

杨绛散文: 隐身衣

我们夫妇有时候说废话玩儿。 “给你一件仙家法宝,你要什么?” 我们都要隐身衣;各披一件,同出邀游。我们只求摆脱羁束,到处阅历,并不想为非作歹。可是玩得高兴,不免放肆淘气,于是惊动了人,隐身不住,得赶紧...
阅读全文
余秋雨散文: 废墟 散文精选

余秋雨散文: 废墟

我诅咒废墟,我又寄情废墟。 废墟吞没了我的企盼,我的记忆。片片瓦砾散落在荒草之间,断残的石柱在夕阳下站立,书中的记载,童年的幻想,全在废墟中殒灭。昔日的光荣成了嘲弄,创业的祖辈在寒风中声声咆哮。夜临了...
阅读全文
杨绛:人生有命 散文精选

杨绛:人生有命

神明的大自然,对每个人都平等,不论贫富尊卑、上智下愚,都有灵魂,都有个性。都有人性。但是每个人的出身和遭遇、天赋的资质才能,却远不平等。有富贵的,有贫贱的,有天才,有低能,有美人,有丑八怪。凭什么呢?...
阅读全文
杨绛散文《风》 散文精选

杨绛散文《风》

为什么天地这般复杂地把风约束在中间?硬的东西把它挡住,软的东西把它牵绕住。不管它怎样猛烈的吹;吹过遮天的山峰,洒脱缭绕的树林,扫过辽阔的海洋,终逃不到天地以外去。或者为此,风一辈子不能平静,和人的感情...
阅读全文
致许先生 萧红 散文精选

致许先生 萧红

许先生: 还是在十二月里,我听说霞飞坊着火,而被烧的是先生的家。这谣传很久了,不过我是十二月听到的。看到你的信,我才知道,晓得那件事已经很晚了,那还是十月里的事情。但这次来的很好,因为关心这件事情的人...
阅读全文
感情的碎片 萧红 散文精选

感情的碎片 萧红

近来觉得眼泪常常充满着眼睛,热的,它们常常会使我的眼圈发烧。然而它们一次也没有滚落下来。有时候它们站到了眼毛的尖端,闪耀着玻璃似的液体,每每在镜子里面看到。 一看到这样的眼睛,又好象回到了母亲死的时候...
阅读全文
九一八致弟弟书 萧红 散文精选

九一八致弟弟书 萧红

可弟:小战士,你也做了战士了,这是我想不到的。 世事恍恍惚惚的就过了;记得这十年中只有那么一个短促的时间是与你相处的,那时间短到如何程度,现在想起就像连你的面孔还没有来得及记住,而你就去了。 记得当我...
阅读全文
破落之街 萧红 散文精选

破落之街 萧红

天明了,白白的陽光空空的染了全室。 我们快穿衣服,折好被子,平结他自己的鞋带,我结我的鞋带。他到外面去打脸水,等他回来的时候,我气愤地坐在床沿。他手中的水盆被他忘记了,有水泼到地板。他问我,我气愤着不...
阅读全文
骨架与灵魂  萧红 散文精选

骨架与灵魂 萧红

“五四”时代又来了。 在我们这块国土上,过了多么悲苦的日子。一切在绕着圈子,好象鬼打墙,东走走,西走走,而究竟是一步没有向前进。 我们离开了“五四”,已经二十多年了。凡是到了这日子,做文章的做文章、行...
阅读全文
我之读世界语 萧红 散文精选

我之读世界语 萧红

我一见到懂世界语的朋友们,我总向他们发出几个难题,而这几个难题又总是同样的。 当我第一次走进上海世界语协会的时候,我的希望很高。我打算在一年之内,我要翻译关于文学的书籍,在半年之内我能够读报纸。偏偏第...
阅读全文
祖父死了的时候 萧红 散文精选

祖父死了的时候 萧红

祖父总是有点变样子,他喜欢流起眼泪来,同时过去很重要的事情他也忘掉。比方过去那一些他常讲的故事,现在讲起来,讲了一半下一半他就说:“我记不得了。” 某夜,他又病了一次,经过这一次病,他竟说:“给你三姑...
阅读全文
蹲在洋车上 萧红 散文精选

蹲在洋车上 萧红

看到了乡巴佬坐洋车,忽然想起一个童年的故事。 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祖母常常进街。我们并不住在城外,只是离市镇较偏的地方罢了!有一天,祖母又要进街,命令我: “叫你妈妈把斗风给我拿来!” 那时因为我过于...
阅读全文
天空的点缀 萧红 散文精选

天空的点缀 萧红

用了我有点苍白的手,卷起纱窗来,在那灰色的云的后面,我看不到我所要看的东西(这东西是常常见的,但它们真的载着炮弹飞起来的时候,这在我还是生疏的事情,也还是理想着的事情)。正在我踌躇的时候,我看见了,那...
阅读全文
家庭教师 萧红 散文精选

家庭教师 萧红

20 元票子,使他作了家庭教师。 这是第一天,他起得很早,并且脸上也象愉悦了些。我欢喜地跑到过道去倒脸水。心中埋藏不住这些愉快,使我一面折着被子,一面嘴里任意唱着什么歌的句子。而后坐到床沿,两腿轻轻地...
阅读全文
烦扰的一日 萧红 散文精选

烦扰的一日 萧红

他在祈祷,他好象是向天祈祷。 正是跪在栏杆那儿,冰冷的,石块砌成的人行道。然而他没有鞋子,并且他用裸露的膝头去接触一些个冬天的石块。我还没有走近他,我的心已经为愤恨而烧红,而快要胀裂了! 我咬我的嘴唇...
阅读全文
女子装饰的心理 萧红 散文精选

女子装饰的心理 萧红

装饰本来不仅限于女子一方面的,古代氏族的社会,男子的装饰不但极讲究,且更较女子而过。古代一切狩猎氏族,他们的装饰较衣服更为华丽,他们甘愿裸体,但对于装饰不肯忽视。所以装饰之于原始人,正如现在衣服之于我...
阅读全文
永远的憧憬和追求 萧红 散文精选

永远的憧憬和追求 萧红

一九一一年,在一个小县城里边,我生在一个小地主的家里。那县城差不多就是中国的最东最北部——黑龙江省——所以一年之中,倒有四个月飘着白雪。 父亲常常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他对待仆人,对待自己的儿女,以及...
阅读全文
黑“列巴”和白盐 萧红 散文精选

黑“列巴”和白盐 萧红

玻璃窗子又慢慢结起霜来,不管人和狗经过窗前,都辨认不清楚。 “我们不是新婚吗?”他这话说得很响,他唇下的开水杯起一个小圆波浪。他放下杯子,在黑面包上涂一点白盐送下喉去。大概是面包已不在喉中,他又说: ...
阅读全文
一条铁路的完成 萧红 散文精选

一条铁路的完成 萧红

一九二八年的故事,这故事,我讲了好几次。而每当我读了一节关于学生运动记载的文章之后,我就想起那年在哈尔滨的学生运动,那时候我是一个女子中学里的学生,是开始接近冬天的季节。我们是在二层楼上有着壁炉的课室...
阅读全文
小偷、车夫和老头 萧红 散文精选

小偷、车夫和老头 萧红

木柈车在石路上发着隆隆的重响。出了木柈场,这满车的木使老马拉得吃力了!但不能满足我,大木柈堆对于这一车木柈,真象在牛背上拔了一根毛,我好象嫌这柈子太少。 “丢了两块木哩柈!小偷来抢的,没看见?要好好看...
阅读全文
索非亚的愁苦 萧红 散文精选

索非亚的愁苦 萧红

侨居在哈尔滨的俄国人那样多。从前他们骂着:“穷党,穷党。” 连中国人开着的小酒店或是小食品店,都怕“穷党”进去。谁都知道“穷党”喝了酒,常常会讨不出钱来。 可是现在那骂着穷党的,他们做了“穷党”了:马...
阅读全文
同命运的小鱼 萧红 散文精选

同命运的小鱼 萧红

我们的小鱼死了。它从盆中跳出来死的。 我后悔,为什么要出去那么久!为什么只贪图自己的快乐而把小鱼干死了! 那天鱼放到盆中去洗的时候,有两条又活了,在水中立起身来。那么只用那三条死的来烧菜。鱼鳞一片一片...
阅读全文
三个无聊人 萧红 散文精选

三个无聊人 萧红

一个大胖胖,戴着圆眼镜。另一个很高,肩头很狭。第三个弹着小四弦琴,同时读着李后主的词: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读到一句的末尾,琴弦没有节调的,重复地响了一下,这样就算他把词句配上了音乐。 ...
阅读全文
广告员的梦想  萧红 散文精选

广告员的梦想 萧红

有一个朋友到一家电影院去画广告,月薪四十元。画广告留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我一面烧早饭一面看报,又有某个电影院招请广告员被我看到,立刻我动心了:我也可以吧? 从前在学校时不也学过画吗?但不知月薪多少。 ...
阅读全文
他去追求职业  萧红 散文精选

他去追求职业 萧红

他是一条受冻受饿的犬呀! 在楼梯尽端,在过道的那边,他着湿的帽子被墙角隔住,他着湿的鞋子踏过发光的地板,一个一个排着脚踵的印泥。 这还是清早,过道的光线还不充足。可是有的房间门上已经挂好“列巴圈”了!...
阅读全文
最末的一块木柈 萧红 散文精选

最末的一块木柈 萧红

火炉烧起又灭,灭了再弄着,灭到第三次,我恼了!我再不能抑止我的愤怒,我想冻死吧,饿死吧,火也点不着,饭也烧不熟。就是那天早晨,手在铁炉门上烫焦了两条,并且把指甲烧焦了一个缺口。火焰仍是从炉门喷吐,我对...
阅读全文
鲁迅先生记 萧红 散文精选

鲁迅先生记 萧红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好象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灰蓝色,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瓶口的两边,还有两个瓶耳,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我就问过: “这叫什么名字?屋里...
阅读全文
十元钞票 萧红 散文精选

十元钞票 萧红

在绿色的灯下,人们跳着舞狂欢着,有的抱着椅子跳,胖朋友他也丢开风琴,从角落扭转出来,他扭到混杂的一堆人去,但并不消失在人中。因为他胖,同时也因为他跳舞做着怪样,他十分不协调的在跳,两腿扭颤得发着疯。他...
阅读全文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散文精选

最后的一个星期 萧红

刚下过雨,我们踏着水淋的街道,在中央大街上徘徊,到江边去呢?还是到哪里去呢? 天空的云还没有散,街头的行人还是那样稀疏,任意走,但是再不能走了。 “郎华,我们应该规定个日子,哪天走呢?” “现在三号,...
阅读全文
欧罗巴旅馆  萧红 散文精选

欧罗巴旅馆 萧红

楼梯是那样长,好象让我顺着一条小道爬上天顶。其实只是三层楼,也实在无力了。手扶着楼栏,努力拔着两条颤颤的,不属于我的腿,升上几步,手也开始和腿一般颤。 等我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和受辱的孩子似的偎上床去...
阅读全文
他的上唇挂霜了  萧红 散文精选

他的上唇挂霜了 萧红

他夜夜出去在寒月的清光下,到五里路远一条僻街上去教两个人读国文课本。这是新找到的职业,不能说是职业,只能说新找到十五元钱。 秃着耳朵,夹外套的领子还不能遮住下巴,就这样夜夜出去,一夜比一夜冷了!听得见...
阅读全文
又是春天 萧红 散文精选

又是春天 萧红

太陽带来了暖意,松花江靠岸的江冰坍下去,融成水了,江上用人支走的爬犁渐少起来。汽车更没有一辆在江上行走了。松花江失去了它冬天的威严,江上的雪已经不是闪眼的白色,变成灰的了。又过几天,江冰顺着水慢慢流动...
阅读全文
家庭教师是强盗  萧红 散文精选

家庭教师是强盗 萧红

有个人影在窗子上闪了一下,接着敲了两下窗子,那是汪林的父亲。 什么事情?郎华去了好大时间没回来,半个钟头还没回来! 我拉开门,午觉还没睡醒的样子,一面揉着眼睛一面走出门去。汪林的二姐,面孔白得那样怕人...
阅读全文
孤独的生活  萧红 散文精选

孤独的生活 萧红

蓝色的电灯,好象通夜也没有关,所以我醒来一次看看墙壁是发蓝的,再醒来一次,也是发蓝的。天明之前,我听到蚊虫在帐子外面嗡嗡嗡嗡的叫着,我想,我该起来了,蚊虫都吵得这样热闹了。 收拾了房间之后,想要作点什...
阅读全文
春意挂上了树梢 萧红 散文精选

春意挂上了树梢 萧红

三月花还没有开,人们嗅不到花香,只是马路上融化了积雪的泥泞干起来。天空打起朦胧的多有春意的云彩;暖风和轻纱一般浮动在街道上,院子里。春末了,关外的人们才知道春来。春是来了,街头的白杨树蹿着芽,拖马车的...
阅读全文
一个南方的姑娘 萧红 散文精选

一个南方的姑娘 萧红

郎华告诉我一件新的事情,他去学开汽车回来的第一句话说: “新认识一个朋友,她从上海来,是中学生。过两天还要到家里来。” 第三天,外面打着门了!我先看到的是她头上扎着漂亮的红带,她说她来访我。老王在前面...
阅读全文
中国人之聪明  林语堂 散文精选

中国人之聪明 林语堂

聪明系与糊涂相对面言。郑板桥曰:“难得糊涂”,“聪明难,由聪明转入糊涂为尤难”,此绝对聪明语,有中国人之精微处世哲学在焉。俗语曰:“聪明反为聪明误”,亦同此意。陈眉公曰:“惟有知足人,鼾鼾睡到晓,惟有...
阅读全文
孤崖一枝花  林语堂 散文精选

孤崖一枝花 林语堂

行山道上,看见崖上一枝红花,艳丽夺目,向路人迎笑。详细一看,原来根生于石罅中,不禁叹异。想宇庙万类,应时生灭,然必尽其性。花树开花,乃花之性,率性之谓道,有人看见与否,皆与花无涉。故置花热闹场中花亦开...
阅读全文
秋天的况味  林语堂 散文精选

秋天的况味 林语堂

秋天的黄昏,一人独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烟头白灰之下露出红光,微微透露出暖气,心头的情绪便跟着那蓝烟缭绕而上,一样的轻松,一样的自由。不转眼,缭烟变成缕缕的细丝,慢慢不见了,而那霎时,心上的情绪也跟着消沉...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寻常茶话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寻常茶话

袁鹰编《清风集》约稿。 我对茶实在是个外行。茶是喝的,而且喝得很勤,一天换三次叶子。每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坐水,沏茶。但是毫不讲究。对茶叶不挑剔。青茶、绿茶、花茶、红茶、沱茶、乌龙茶,但有便喝。茶叶多...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 随笔两篇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 随笔两篇

水母   在中国的北方,有一股好水的地方,往往会有一座水母宫,里面供着水母娘娘。这大概是因为北方干旱,人们对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为了表达这种感情,于是建了宫,并且创造出一个女性的水之神。水神之为女性,...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昆明菜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昆明菜

我这篇东西是写给外地人看的,不是写给昆明人看的。和昆明人谈昆明菜,岂不成了笑话!其实不如说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离开昆明整四十年了,对昆明菜一直不能忘。 昆明菜是有特点的。昆明菜——云南菜不属于中国的八...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跌倒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跌倒

在百货公司的玩具部,见到一个孩子因急着看玩具,急速奔跑而跌倒了,发出巨大的响声。 旁边看着的大人都惊呼着:"这一下一定跌得不轻!" 没想到,那看来只有五六岁的孩子立刻跳起来,看着旁边一脸惊慌的大人,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