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上的百合花开  林清玄 散文精选

心田上的百合花开 林清玄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纯洁的念头...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平常的水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平常的水果

朋友从美国回来,我问他:“这次最想做的是什么?”“如果能吃到杨桃、莲雾、释迦、甘蔗、柿子、批把就心满意足了。”我说:“这简单,但现在是秋天,恐怕吃不到莲雾和枇杷了。”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玫瑰奇迹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玫瑰奇迹

有一天,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到台北我曾住过的旧居去看看!于是冒着满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铜山街、罗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栅的山庄、考试院旁的平房…… 虽然我是用一种平常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现在有一种新品种的番茄,小如拇指,颜色像柿子,形状像椭圆的水滴,这种番茄皮厚子少,滋味鲜美,令人吃了十分感动,贩卖的人称之为“珍珠番茄”。 每次吃这种珍珠番茄,我就想起乡下老家后院,我们也种了许多番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有一种春天开的花,名字叫作“含笑”。“含笑花”真的和它的名字相像,它是含苞时最香,花瓣一张开,香气就散走了。含笑因此是少女的笑,含着喜悦与羞怯的笑,不像圆仔花那样开怀大笑,也不像圣...
阅读全文
朱自清《背影》原文阅读 散文精选

朱自清《背影》原文阅读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第三面佛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第三面佛

到泰国旅行,朋友带我去拜泰国人认为最灵圣的四面佛。通常拜四面佛要从第一面佛顺时钟方向拜过去,第一面是求平安,第二面是求财富,第三面是求情感,第四面是求事业。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市场里,看见有人卖百香果,浑圆熟透的果实泛出淡紫,我买了一些回家打汁,一斤要价四十元。 在我们幼年时代,百香果是没有名字的,我们都称它“酸桔果”,因为它的味道很像酸桔。百香果算是贱果,在乡下满山遍野,...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有一位神父告诉我一件真实的事。 他在神学院快毕业的时候,老师对他们说:“你们接受了几年神学的教育,对天堂的状况已经很了解了,在毕业之前,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轮流起来报告自己心目中的天堂。” 这些即将作神...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两个汤圆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两个汤圆

朋友请我到餐厅吃饭,是现在最流行的“吃到饱”餐厅,每个人一百九十九元,任人吃到饱为止。 由于算起来便宜,餐厅内人声鼎沸,有许多场面到了不忍卒睹的地步,东西拿太多掉在地上的有之,剩下一大盘吃不完的有之,...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买馒头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买馒头

家后面市场里的馒头摊,做的山东大馒头非常地道,饱满结实,有浓烈的麦香。 每天下午四点,馒头开笼的时间,闻名而来的人就会在馒头摊前排队,等候着山东老乡把蒸笼掀开。 掀开馒头的那一刻最感人,白色的烟雾阵阵...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眼前的时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眼前的时光

有一位信佛很虔诚的教师,时常在课堂上灌输小学生对佛教的认识。 一大,他花了半小时告诉学生,关于地狱的恐怖,然后他问学生:“有谁想要下地狱的,举手。” 果然没有人举手,教师感到很欣慰。 然后他又花了半小...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美丽的心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美丽的心

在一个演讲会上,一位听众问我:“林先生,我发现来听你演讲的人,不论男女部长得很美丽。我想请问你,是美丽的人特别喜欢读你的书呢,还是读了你的书会变得美丽?” 由于他的问题如此突兀,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我...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太极图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太极图

我在乡间的寺庙墙上,看到一个太极图非常特别,是由两条鱼组成的,下面的一条鱼是黑的,有白色的眼睛;上面的一条鱼是白的,有黑色的眼睛,看起来,两条鱼好像在那里相亲相爱、游戏和追逐着。 站在那一幅太极图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  千两黄金的福报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 千两黄金的福报

有一个青年,二十岁的时候,就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了。 他到了阎王爷的面前,阎王从生死簿上查出,这个青年应该有六十岁的年寿,他一生会有一千两黄金的福报,不应该这么年轻就饿死。 阎王心想:“会不会是财神把这...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砖隙的番茄树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砖隙的番茄树

阳台砖头的缝隙中长出一株小小的番茄树,不知道是风或小鸟带来的种子? 番茄树从春天时奋力长大,到了夏天就结出与砖块同颜色的果实。 我把番茄摘下来吃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之感,想到因缘的奇妙和种子...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翠玉白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翠玉白菜

我曾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看过一张照片:故宫博物院的翠玉白菜放在庭院中一大堆白菜里面,院子里的阳光灿烂,光线投照在白菜上,只有翠玉白菜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花与树的完美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花与树的完美

我到一座花园去参观,看到园中的花正盛开,树都苍翠,忍不住赞叹地说:“这些花和树是多么的美呀!” 花园的主人笑起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丑的树,也没有丑的花。不要说是这花园,即使是路边的花树也都是很美...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我有一个皮包用了二十年,每次我向年轻人说起,他们都张着难以相信的眼神看我的皮包。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二十年实在太长了,几乎没有东西能用二十年,甚至连世上极珍贵的友谊、爱情。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差一百米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差一百米

公共汽车经过台北市信义路,在市贸中心前面看见两栋新盖好的大楼,楼上有一块巨大的招牌: “来征服我吧!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 那招牌的巨大令人感到荒诞,我想到要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也很不容易,因为东区的士...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玉石收藏家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玉石收藏家

我去参观一位玉石收藏家的收藏,他一直说自己收藏的玉石多么名贵、多么珍宝,甚至说玉石是有生命、有磁场,有的会降灾治病,有的会除灾免祸,说得那玉石像是神明一样。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百年含笑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百年含笑

在乡间的庭院,一个老人带我去看一棵百年的含笑花,说那是他的父亲亲手栽植的。 那百年含笑的高大使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们平常看到的含笑花只有几尺高,百年的含笑花竟有两三丈高。 更令人惊奇的是,那棵高大的含笑...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宝蓝的花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宝蓝的花

在南部乡间,看见萝卜田里留下来作种的萝卜,开出一片宝蓝色的花,不,应该说是一片宝蓝色的花海。从前在乡下看过的萝卜花都是白色,而且开在一小畦菜圃。如今,看到宝蓝色的萝卜花,又是一望无...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土地的报答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土地的报答

步行过乡间,看到一位农天正在努力地锄田。我很久没看人用锄头挖地了,就坐在田埂上看农夫挖地。农夫粗壮结实的上身赤裸看,他把锄头高高举起的样子,逆着光线,看起来就如同一座铜雕,真是美极...
阅读全文
林清玄:重新生长的花草 散文精选

林清玄:重新生长的花草

出了一趟远门回来,才知道台北很久没有下雨,使我种在阳台上的花草枯萎了大半。 “好可惜呀!爸爸!你种的花草都死了。”儿子说。 我把植物的茎折一节来看,对儿子说:“这茎中还有水分,只是枯萎,还没死哩!” ...
阅读全文
林清玄: 沟坪与草花庄 散文精选

林清玄: 沟坪与草花庄

回家乡居住,要离家了,妈妈说:“多住两天吧!明天你三姑要嫁孙女,你和我一起去沟坪吃酒席。” 我听到“三姑”与“沟坪”,从心里冒出一股暖流,就留下来了。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放生的麻雀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放生的麻雀

我和朋友在林间散步,看到林间地上散落一些麻雀的尸体,我感到有些不解,朋友说:“是放生的人放出来的麻雀,而且是今天早上才放的。” “何以知道是今天早上放的呢?” 朋友说:“因为放生的人都是清晨放生,这些...
阅读全文
用喧哗创造宁静 刘墉 散文精选

用喧哗创造宁静 刘墉

谈到宁静,一般人总想到无声的状态,其实真正的宁静,是一种内心的平静与恬适。这种恬适不一定能由无声所引起,我们甚至可以说现代人尤其难以用无声来培养内心的宁静。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我有一个皮包用了二十年,每次我向年轻人说起,他们都张着难以相信的眼神看我的皮包。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二十年实在太长了,几乎没有东西能用二十年,甚至连世上极珍贵的友谊、爱情。对生命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感谢困难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感谢困难

梦见我在街上问人:“请问您可不可以给我一些困难、一些挫折,一些痛苦?” 所有的人都拒绝我,我着急地恳求别人:“那么,我雇佣您,每小时五百元,请您给我一些折磨!” 那些陌生人摇摇头,沉默地离开,我因找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前世与今生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前世与今生

有一个人来问我关于前世的问题,说他常常在梦里梦见自己的前世,他问我:“前世真的存在吗?” 前世真的存在吗?我不能回答。 我告诉他:“我可以确定的是,昨天的我是今天的我的前世,明天的我就是今天的我的来生...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危险与感谢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危险与感谢

堵车堵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走到前方路口,原来是发生车祸了,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一辆车头凹陷的小货车,还有一辆警车,几个警察。 最令人心凉的是呈 T 字的两个人,以白布覆盖着,地上的血迹已经凝结成为黑色...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山谷的起点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山谷的起点

一位烦恼的妇人来找我,说她正为孩子的功课烦恼。我说:“孩子的功课应该由孩子自己烦恼才对呀!”她说:“林先生,你不知道,我的孩子考试考第四十名,可是他们班上只有四十个学生。”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鲑鱼归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鲑鱼归鱼

原来,到每年九月的时候,海里的鲑鱼开始溯河而上,奋力游到河的上游产卵。鲑鱼的头是翠绿色,背部是蓝灰色,腹部是银白色,但是一到产卵季溯溪上游的时候,全身都会转变成红色,愈来愈红,红得...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变色茉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变色茉莉

乡下的侄儿来台北过暑假,那时我种的茉莉开得正盛,有紫色和白色,看到盛放的茉莉,会感受它们的雄辩,以为它们用鲜明的颜色在风中辩论——呀!不是辩论,是在朗诵某种诗歌。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放下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放下

搭朋友的便车,去看另一个朋友,车子先走敦化南路,转南京东路,再转中山北路。我正注视窗外流过的人、车、树木,开车的朋友突然指着窗外的大楼说:“你看这些人多么有钱,有很多大楼是属于同一...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戏与梦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戏与梦

一位在电影上都演出完美爱情的女明星,现实生活的感情却一再遭到挫败。当她接受记者的访问时,感慨地说:“演了这么多年的戏,没想到演自己是最辛苦和失败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采花蜂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采花蜂

我坐在院子里,正欣赏着一朵刚开放的朱槿花,正是清晨,朱模花还带着昨夜的露水,在晨曦中微笑。这时候,一只蜜蜂从阳光里穿行而来,它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停在那一朵朱槿花上,那样投入、专注而...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蝴蝶的种子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蝴蝶的种子

《蝴蝶的种子》是台湾作家林清玄写的一本散文书籍。作者觉得蝴蝶的一生没有被教授任何东西就会自己去飞翔,去采蜜,去繁衍,好像就是带着蝴蝶一族前世的记忆而降生,而这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记...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 麻雀的心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 麻雀的心

住乡下的时候,后山有一片相思林,黄昏或清晨,我喜欢去那里散步。 相思林中住了许多麻雀,总也是黄昏和靖晨最热闹,一大群麻雀东蹦西跳、大呼小叫,好像一座拥挤热闹的市场,听到震耳的喧哗声...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苦瓜变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苦瓜变甜

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圣。师父拿出一个苦瓜,对弟子们说:“随身带着这个苦瓜,记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条你们经过的圣河,并且把它带进你们所朝拜的圣殿,放在圣桌上供养,并朝拜它。”
阅读全文
名家林清玄散文:遇见,一生的守候 散文精选

名家林清玄散文:遇见,一生的守候

相遇是一种美丽的缘份,正如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 趵突泉的欣赏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 趵突泉的欣赏

在西门外的桥上,便看见一溪活水,清浅,鲜洁,由南向北的流着。这就是由趵突泉流出来的。设若没有这泉,济南定会丢失了一半的美。但是泉的所在地并不是我们理想中的一个美景。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大明湖之春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大明湖之春

北方的春本来就不长,还每每被狂风给手忙脚乱的刮了走。济南的桃李丁香与海棠甚么的,差未几年年被黄风吹得一干二净,地暗天昏,落花与黄沙卷在一处,再睁眼时,春已过去了!
阅读全文
老舍散文《春风》 散文精选

老舍散文《春风》

老舍不仅写了的秋天、济南的冬天、济南的夏天,还在《春风》中写了济南的春天,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光影驳离,色彩斑斓。他似乎天生对山有一种由衷的亲近,对水有一种深切的景仰。
阅读全文
汪曾祺散文:岳阳楼 散文精选

汪曾祺散文:岳阳楼

岳阳楼最初是唐开元中中书令张说所建,但在一般中国人的印象里,它是滕子京建的。滕子京之所以出名,是由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中国过去的读书人很少没有读过《岳阳楼记》的。
阅读全文
昆明的雨 汪曾祺 散文精选

昆明的雨 汪曾祺

作家的内心深处有着深厚的昆明情结,就是这种魂牵梦绕的昆明情结,让作家在年近古稀的时候,还几度千里迢迢来到昆明,寻觅自己青年时代留下的足迹……本文便是这些“足迹”中一个鲜亮的脚印。
阅读全文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散文精选

翠湖心影 汪曾祺

有一个姑娘,牙长得好。有人问她:“姑娘,你多大了?”“十七。”“住在哪里?”“翠湖西”。“爱吃什么?”“辣子鸡。”过了两天,姑娘摔了一跤,磕掉了门牙。有人问她:“姑娘多大了?”“十...
阅读全文
牧羊者素描 张爱玲 散文精选

牧羊者素描 张爱玲

这里我将让大家来做一个搭配练习。哦,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们误将此当作难得出奇的历史或几何配搭试题而惊慌失措,那就大可不必了。镇定一些,先通读你们试卷的第一栏,那里印着一长串名单:——小姐,——小姐,——...
阅读全文
张爱玲散文《雨伞下》 散文精选

张爱玲散文《雨伞下》

下大雨,有人打着伞,有人没带伞的。没伞的挨着有伞,钻到伞底下去躲雨,多少有点掩蔽,可是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挤在伞沿下的人,头上淋得稀湿。 当然这是说教式的寓言,意义很明显:穷...
阅读全文
张爱玲散文精选:秋雨 散文精选

张爱玲散文精选:秋雨

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
阅读全文
张爱玲散文《迟暮》 散文精选

张爱玲散文《迟暮》

多事的东风,又冉冉地来到人间,桃红支不住红艳的酡颜而醉倚在封姨的臂弯里,柳丝趁着风力,俯了腰肢,搔着行人的头发,成团的柳絮,好像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的轻云,结了队儿,模仿着二月间漫天舞出轻清的春雪,...
阅读全文
沈从文《时间》 散文精选

沈从文《时间》

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 常说到“生命的意义”或“生命的价值”。其实一个人活下去真正的意义和价...
阅读全文
沈从文散文:小草与浮萍 散文精选

沈从文散文:小草与浮萍

小萍儿被风吹着停止在一个陌生的岸旁。他打着旋身睁起两个小眼睛察看这新天地。他想认识他现在停泊的地方究竟还同不同以前住过的那种不惬意的地方。他还想:——这也许便是诗人告给我们的那个虹的国度里! 自然这是...
阅读全文
随风吹笛  林清玄 散文精选

随风吹笛 林清玄

远远的地方吹过来一股凉风。 风里夹着呼呼的响声。 侧耳仔细听,那像是某一种音乐,我分析了很久,确定那是笛子的声音,因为箫的声音没有那么清晰,也没有那么高扬。 由于来得遥远,使我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怀疑;有...
阅读全文
《温一壶月光下的酒》林清玄的散文 散文精选

《温一壶月光下的酒》林清玄的散文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别的东西也可以留下,我们可以用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细细品尝。 把初恋的温馨用一个精致的琉璃盒子盛装,等到青春过尽垂垂老矣的时候,掀开盒盖,...
阅读全文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我爱阳光 林清玄

我爱阳光,尤其是那冬日的暖阳。当迎面一阵冷冽的寒风席卷而来,那十二月的阳光便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我的身旁。它不似春天时明媚,不似盛夏时热情。我坐在树下,看它穿过叶的罅隙,慢慢的倾洒,静静地流淌,柔...
阅读全文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散文精选

下满的围棋 林清玄

在公园里看两位老人下围棋,他们下棋的速度非常缓慢,令围观的.人都感到不耐烦。 第一位老人,很有趣地说: “嘿!是你们在下棋,还是我在下棋?我们一个棋考虑十几分钟已经是快的,你知不知道林海峰下一颗棋子要...
阅读全文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散文精选

海狮的项圈 林清玄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有一处海狮聚集的地方,游客只能远距离地观赏,码头上贴着布告:“此处码头属美国海军所有,喂食、丢掷或恐吓海狮,移送法办。”美国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方面,确实是先进国家,连“恐吓”动物都会被...
阅读全文
心田上的百合花开  林清玄 散文精选

心田上的百合花开 林清玄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纯洁的念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