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激情的蔷薇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激情的蔷薇

"我种的一株蔷薇开花了,一次开七朵,十分争先恐后的样子。" 但是,它们在凋谢时几乎也是同时的,无声,努力的调谢。 蔷薇到了夏天那不可遏止的开放,使我吃惊;而蔷薇凋谢时的迅速,也令我疼惜。 人的感情在被...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植物的地盘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植物的地盘

在垦丁公园,一位学植物的朋友带我们进入热带雨林,他告诉我们植物也有争地盘的习性,都是成群成群的盘聚,不同群族的植物就会因被包围孤立而枯萎了。 朋友说:"植物争地盘的行为是无所不用其极,树枝与藤蔓的蔓延...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南蛮黄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南蛮黄釉

买了一个日本陶壶,是柠檬完全熟透的那种温柔的黄。 售价十分高昂,实在太喜欢柠檬黄,还是忍痛买了。回到家,拆包装纸的时候,才发现在颜色的说明写着"南蛮黄釉",使我怔了一下,南蛮指的当然是中国了,因此也可...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开心是最好的补药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开心是最好的补药

 打开电视或打开报纸,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许多补药的广告,教我们怎样变强、怎样变勇,怎样过了四十岁还像一尾活龙。 令人疑惑的是,在这些广告旁边,有差不多一样多的广告,在教我们减肥,教我们如何消除过剩的营养...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太麻里枇杷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太麻里枇杷

朋友从台东的太麻里来,送我一盒枇杷,只因我闲聊时说过我喜欢吃枇杷,他就不远千里送来了。 我会喜欢吃枇杷,是和我的外祖母有关。住在溪洲的外祖母家,从前种了许多枇把、柿子、荔枝,小时候,外祖母经常亲手剥给...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平常的水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平常的水果

朋友从美国回来,我问他:“这次最想做的是什么?”“如果能吃到杨桃、莲雾、释迦、甘蔗、柿子、批把就心满意足了。”我说:“这简单,但现在是秋天,恐怕吃不到莲雾和枇杷了。”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玫瑰奇迹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玫瑰奇迹

有一天,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到台北我曾住过的旧居去看看!于是冒着满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铜山街、罗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栅的山庄、考试院旁的平房…… 虽然我是用一种平常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现在有一种新品种的番茄,小如拇指,颜色像柿子,形状像椭圆的水滴,这种番茄皮厚子少,滋味鲜美,令人吃了十分感动,贩卖的人称之为“珍珠番茄”。 每次吃这种珍珠番茄,我就想起乡下老家后院,我们也种了许多番茄...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有一种春天开的花,名字叫作“含笑”。“含笑花”真的和它的名字相像,它是含苞时最香,花瓣一张开,香气就散走了。含笑因此是少女的笑,含着喜悦与羞怯的笑,不像圆仔花那样开怀大笑,也不像圣...
阅读全文
朱自清《背影》原文阅读 散文精选

朱自清《背影》原文阅读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第三面佛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第三面佛

到泰国旅行,朋友带我去拜泰国人认为最灵圣的四面佛。通常拜四面佛要从第一面佛顺时钟方向拜过去,第一面是求平安,第二面是求财富,第三面是求情感,第四面是求事业。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市场里,看见有人卖百香果,浑圆熟透的果实泛出淡紫,我买了一些回家打汁,一斤要价四十元。 在我们幼年时代,百香果是没有名字的,我们都称它“酸桔果”,因为它的味道很像酸桔。百香果算是贱果,在乡下满山遍野,...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有一位神父告诉我一件真实的事。 他在神学院快毕业的时候,老师对他们说:“你们接受了几年神学的教育,对天堂的状况已经很了解了,在毕业之前,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轮流起来报告自己心目中的天堂。” 这些即将作神...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两个汤圆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两个汤圆

朋友请我到餐厅吃饭,是现在最流行的“吃到饱”餐厅,每个人一百九十九元,任人吃到饱为止。 由于算起来便宜,餐厅内人声鼎沸,有许多场面到了不忍卒睹的地步,东西拿太多掉在地上的有之,剩下一大盘吃不完的有之,...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买馒头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买馒头

家后面市场里的馒头摊,做的山东大馒头非常地道,饱满结实,有浓烈的麦香。 每天下午四点,馒头开笼的时间,闻名而来的人就会在馒头摊前排队,等候着山东老乡把蒸笼掀开。 掀开馒头的那一刻最感人,白色的烟雾阵阵...
阅读全文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李白 诗词歌赋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李白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离痛饮后大醉而别还有几日,我们登临遍附近的山池楼台。 什么时候在...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眼前的时光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眼前的时光

有一位信佛很虔诚的教师,时常在课堂上灌输小学生对佛教的认识。 一大,他花了半小时告诉学生,关于地狱的恐怖,然后他问学生:“有谁想要下地狱的,举手。” 果然没有人举手,教师感到很欣慰。 然后他又花了半小...
阅读全文
国风·邶风·静女 诗词歌赋

国风·邶风·静女

《邶风·静女》是一首爱情诗。现代学者一般都认为此诗写的是男女青年的幽期密约。而旧时的各家之说,则有多解。最早《毛诗序》云:“《静女》,刺时也。卫君无道,夫人无德。”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美丽的心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美丽的心

在一个演讲会上,一位听众问我:“林先生,我发现来听你演讲的人,不论男女部长得很美丽。我想请问你,是美丽的人特别喜欢读你的书呢,还是读了你的书会变得美丽?” 由于他的问题如此突兀,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我...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太极图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太极图

我在乡间的寺庙墙上,看到一个太极图非常特别,是由两条鱼组成的,下面的一条鱼是黑的,有白色的眼睛;上面的一条鱼是白的,有黑色的眼睛,看起来,两条鱼好像在那里相亲相爱、游戏和追逐着。 站在那一幅太极图前,...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  千两黄金的福报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 千两黄金的福报

有一个青年,二十岁的时候,就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了。 他到了阎王爷的面前,阎王从生死簿上查出,这个青年应该有六十岁的年寿,他一生会有一千两黄金的福报,不应该这么年轻就饿死。 阎王心想:“会不会是财神把这...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砖隙的番茄树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砖隙的番茄树

阳台砖头的缝隙中长出一株小小的番茄树,不知道是风或小鸟带来的种子? 番茄树从春天时奋力长大,到了夏天就结出与砖块同颜色的果实。 我把番茄摘下来吃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之感,想到因缘的奇妙和种子...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翠玉白菜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翠玉白菜

我曾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看过一张照片:故宫博物院的翠玉白菜放在庭院中一大堆白菜里面,院子里的阳光灿烂,光线投照在白菜上,只有翠玉白菜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花与树的完美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花与树的完美

我到一座花园去参观,看到园中的花正盛开,树都苍翠,忍不住赞叹地说:“这些花和树是多么的美呀!” 花园的主人笑起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丑的树,也没有丑的花。不要说是这花园,即使是路边的花树也都是很美...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更恒久的价值

我有一个皮包用了二十年,每次我向年轻人说起,他们都张着难以相信的眼神看我的皮包。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二十年实在太长了,几乎没有东西能用二十年,甚至连世上极珍贵的友谊、爱情。
阅读全文
林清玄散文:差一百米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差一百米

公共汽车经过台北市信义路,在市贸中心前面看见两栋新盖好的大楼,楼上有一块巨大的招牌: “来征服我吧!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 那招牌的巨大令人感到荒诞,我想到要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也很不容易,因为东区的士...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