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鲑鱼归鱼

林玉阳 2021年4月25日19:49:36
评论
159 680字阅读2分16秒
摘要

原来,到每年九月的时候,海里的鲑鱼开始溯河而上,奋力游到河的上游产卵。鲑鱼的头是翠绿色,背部是蓝灰色,腹部是银白色,但是一到产卵季溯溪上游的时候,全身都会转变成红色,愈来愈红,红得就像秋天飘落的枫叶一样。

朋友开车带我从西温哥华到北温哥华,路过一座大桥,特别停车,步行到桥上看河水。
河水并无异样,清澈悠然地穿过树林。
“到秋天的时候来看,这条河整个变成红色,所以本地人也叫作血河。”朋友说。
原来,到每年九月的时候,海里的鲑鱼开始溯河而上,奋力游到河的上游产卵。鲑鱼的头是翠绿色,背部是蓝灰色,腹部是银白色,但是一到产卵季溯溪上游的时候,全身都会转变成红色,愈来愈红,红得就像秋天飘落的枫叶一样。
在拥挤向上游的过程,一些鲑鱼会力尽而死在半途;一些会皮肤破裂,露出血红的肉来;还有一些会被沿途鸟兽吃掉;最终能到上游产卵的只是极少数。
虔信佛教的朋友说,他第一次到河边看鲑鱼回游,见及那悲壮激烈的场面,看到枫与血交染的颜色,忍不住感动得流下泪来,如今站在河水清澄的桥面上,仿佛还看到当时那撼人的的画面。
鲑鱼为什么从大海溯溪回游?至今科学家还不能完全解开其中的谜。
但是,我的朋友却有一个浪漫感性的说法,他说:“鲑鱼是在回故乡,所以鲑鱼也可以说是归鱼。”
鲑鱼是在河流的水源地出生,在它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游向大海,虽然在海中也能自由地生活,但在最后一季总要奋力地游回故乡,在淡水产卵,乃至死亡。初生的鲑鱼在河中并没有充足的食物,因此初生时是以父母亲的尸体为食物而长大的。
朋友说:“可惜你不是秋天来温哥华,否则就可以看到那壮丽的场面。”
我虽然看不见那壮丽的场面,光凭想像也仿佛亲临了。
不只是鱼吧!凡是世间的有情人,都不免对故乡有一种复杂的情感,在某一个时空呼唤着众生的“归去”,只是很少众生像鲑鱼选择了那么壮烈、无悔、绝美的方式。
我们在鲑鱼那回乡的河流中,多少都可以照见自己的面影吧!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4月25日19:49:3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qiwuju.net/396.html
林清玄散文:瓠仔也好,菜瓜也好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瓠仔也好,菜瓜也好

陪太太到市场买菜,很惊异地发现丝瓜的价钱比瓠瓜贵,几乎贵上两倍,这使我想起老先觉讲的话:“人若在衰,种瓠仔,生菜瓜。” 这句话翻译成国语,意思是说:人如果在很倒霉的时候,种部瓜下去,收成的时候也会长出...
林清玄散文:房租总会到期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房租总会到期

住家附近有一家服装店,门口贴着大的招牌: "房租到期 清仓狂卖" 外地来的人总会进去看看,但附近的人习以为常,已经很少人会去光顾,因为那招牌已经挂了整整一年。 有一天,我遇到那服装店的老板,问他:"你...
林清玄散文:真诚相待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真诚相待

我去民权东路的殡仪馆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最后的仪式是绕着朋友的棺木瞻仰他的遗容。看着朋友安详的脸,想到去世前他因病而极端痛苦的样于,现在他终于解脱了,我减少了忧伤的情绪,感到有一点...
林清玄散文:狐狸和兔子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狐狸和兔子

有一个禅宗的故事这样说,一位禅师与弟子外出,看到狐狸在追兔子。 "依据古代的传说,大部分清醒的兔子可以逃掉狐狸,这一只也可以。"师父说。 "不可能!"弟子回答,"狐狸跑得比兔子快!" "但兔子将可避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