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阳光 林清玄

林玉阳
林玉阳
林玉阳
131
文章
3
评论
2021年3月20日21:37:17
评论
80 654字阅读2分10秒

我爱阳光,尤其是那冬日的暖阳。当迎面一阵冷冽的寒风席卷而来,那十二月的阳光便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我的身旁。它不似春天时明媚,不似盛夏时热情。我坐在树下,看它穿过叶的罅隙,慢慢的倾洒,静静地流淌,柔和得恍若是静谧的溪流。我会情不自禁地伸手,任那流光逝于掌心;我会情不自禁地触碰,却发现它留下的,便是掌心尚存的温度,温暖而不炙热。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我爱这冬阳,正如她爱着并温柔的抚摸着每一个在寒冬里孤独的孩子。

我爱阳光,那是一种不同于自然光的美。去年夏天,我见到了世界三大夜景之一——维多利亚港夜景。彼时,湿润而清爽的风沿海岸徐徐而来,对岸,高楼林立,霓虹闪烁。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像是撷了千万颗天上的星子,装点整个海岸,汇聚成一条璀璨夺目的星河。偏生水也平静,任霓虹灯光把它染成酒红色,靛蓝色,染得那样柔媚,水波荡漾,似女子多情的眉眼,只一眼,便醉了岸上的人。维港的灯光,美在繁华,美在第一眼的邂逅。只是这样的美,总让我不断地追寻,世界那么大,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是我想去看看的?

世间一切的光如何的夺目,总抵但是那个人注视着我的目光。从她那双眼睛里,我看到过什么?我看到过担忧、无奈,那是她看见我来不及吃早餐的时候;我看到过,一瞬间的喜悦和期盼,那是我说爱吃她做的菜的时候;我看到过满满的喜悦与骄傲,那是我曾取得优秀成就的时候……无数个日夜,家人的目光,陪伴着一个人的成长,那样的目光,细致地,温柔地修补每一个在强光里遍体鳞伤的心,驻守在漫长的岁月中,它告诉每一个在归途中的孩子:你已经回家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20日21:37:1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qiwuju.net/291.html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弹珠番茄

现在有一种新品种的番茄,小如拇指,颜色像柿子,形状像椭圆的水滴,这种番茄皮厚子少,滋味鲜美,令人吃了十分感动,贩卖的人称之为“珍珠番茄”。 每次吃这种珍珠番茄,我就想起乡下老家后院,我们也种了许多番茄...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喜悦的香

有一种春天开的花,名字叫作“含笑”。“含笑花”真的和它的名字相像,它是含苞时最香,花瓣一张开,香气就散走了。含笑因此是少女的笑,含着喜悦与羞怯的笑,不像圆仔花那样开怀大笑,也不像圣...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百香千香

市场里,看见有人卖百香果,浑圆熟透的果实泛出淡紫,我买了一些回家打汁,一斤要价四十元。 在我们幼年时代,百香果是没有名字的,我们都称它“酸桔果”,因为它的味道很像酸桔。百香果算是贱果,在乡下满山遍野,...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散文精选

林清玄散文:不一定是天堂

有一位神父告诉我一件真实的事。 他在神学院快毕业的时候,老师对他们说:“你们接受了几年神学的教育,对天堂的状况已经很了解了,在毕业之前,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轮流起来报告自己心目中的天堂。” 这些即将作神...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