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崤之战

林玉阳 2021年3月12日10:12:19
评论
285 5256字阅读17分31秒

左丘明 〔先秦〕

  冬,晋文公卒。庚辰,将殡于曲沃;出绛,柩有声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将有西师过轶我;击之,必大捷焉。”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

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肴。肴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

秦晋崤之战

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

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闲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

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

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故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绖,梁弘御戎,莱驹为右。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肴,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

文嬴请三帅,曰:“彼实构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君何辱讨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仇,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秦伯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译文与注释

 鲁僖公三十二年的 冬天,晋文公去世。庚辰日,将要移灵到晋国旧都曲沃去停放,刚抬出国都绛城时,棺柩里突然发出响声,如同牛鸣。卜筮官郭偃命令随行的大夫们下拜,并传告:“先君文公指示国家用兵的大事,将会有西方的军队越过我国国境而过,趁机攻打,必大获全胜。”

展开收缩

杞子从郑国派人向秦国报告说:“郑国人让我掌管他们国都北门的钥匙,如果偷偷派兵来袭击,郑国就可以得到了。”秦穆公为这事征求蹇叔的意见。蹇叔说:“兴师动众去袭击远方,从来没有听说过。军队劳累不堪,力量消耗尽了,远方的君主有所防备。恐怕不可以吧?军队的行动,郑国一定会知道,劳师动众而无所得,士兵们必然产生怨恨之心。况且行军千里,谁会不知道呢?”秦穆公谢绝。召集孟明、西乞、白乙,派他们带兵从东门外出发。蹇叔为这事哭着说:“孟子,我今天看着军队出征,却看不到他们回来啊!”秦穆公派人对他说:“你知道什么!活到七十岁就死去,你坟上的树早就长得有合抱粗了!”

蹇叔的独子加入这次出征的军队,蹇叔哭着送他说:“晋国人必然在肴山设伏兵截击我们的军队。肴有南北两座山:南面一座是夏朝国君皋的墓地;北面一座山是周文王避过风雨的地方。一定会死在这两座山之间的峡谷中,我准备到那里去收你的尸骨!”秦国的军队于是向东进发了。

鲁僖公三十三年春天,秦军经过周都城的北门。左右两边的战士都脱下战盔,下车致敬,接着有三百辆兵车的战士跳跃着登上战车。王孙满这时还小,看到这种情形,向周王说:“秦国的军队轻狂而不讲礼貌,一定会失败。轻狂就少谋略,没礼貌就不谨慎。进入险境并而不谨慎,又缺少谋略,能不失败吗?”经过滑国的时候,郑国商人弦高将要到周都城去做买卖,在这里遇到秦军。先送上四张熟牛皮,再送十二头牛慰劳秦军,说:“敝国国君听说你们将要行军经过敝国,冒昧地来慰劳您的部下。敝国不富裕,您的部下要久住,住一天就供给一天的食粮;要走,就准备好那一夜的保卫工作。”并且派人立即去郑国报信。

郑穆公派人到宾馆察看,原来杞子及其部下已经捆好了行装,磨快了兵器,喂饱了马匹。郑穆公派皇武子去致辞,说:“你们在敝国居住的时间很长了,只是敝国吃的东西快完了。你们也该要走了吧。郑国有兽园,秦国也有兽园,你们回到本国的兽园中去猎取麋鹿,让敝国得到安宁,怎么样?”于是杞子逃到齐国、逢孙、扬孙逃到宋国。

孟明说:“郑国有准备了,不能指望什么了。进攻不能取胜,包围又没有后援的军队,我们还是回去吧!”于是灭掉滑国就回秦国去了。

晋国的原轸说:“秦国违背蹇叔的意见,因为贪得无厌而使老百姓劳苦不堪,上天送给我们的好机会。送上门的好机会不能放弃,敌人不能轻易放过。放走了敌人,就会产生后患,违背了天意,就会不吉利。一定要讨伐秦军!”栾枝说:“没有报答秦国的恩惠而去攻打它的军队,难道还有已死的国君吗?”先轸说:“秦国不为我们的新丧举哀,却讨伐我们的同盟国,秦国就是无礼,我们还报什么恩呢?我听说过:‘一旦放走了敌人,会给后世几代人留下祸患’。为后世子孙考虑,可说是为了已死的国君吧!”于是发布命令,立即调动姜戎的军队。晋襄公把白色的孝服染成黑色,梁弘为他驾御兵车,莱驹担任车右武士。这一年夏季四月十三日这一天,晋军在肴山打败了秦军,俘虏了秦军三帅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而回。于是就穿着黑衣服给晋文公送葬,晋国从此以黑衣服为丧服。

文嬴向晋襄公请求把秦国的三个将帅放回去,说:“他们的确是离间了我们秦晋两国国君的关系。秦穆公如果得到这三个人,就是吃了他们的肉都不解恨,何劳您去惩罚他们呢?让他们回到秦国去受刑,以满足秦穆公的心愿,怎么样?”晋襄公答应了她。先轸朝见襄公,问起秦国的囚徒哪里去了。襄公说:“夫人为这事情请求我,我把他们放了。”先轸愤怒地说:“战士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们从战场上抓回来,一个女人霎那间就把他们从国内赦免了,毁了自己的战果而助长了敌人的气焰,亡国没有几天了!”不回头就吐了口唾沫。晋襄公派阳处父去追孟明等人,追到河边,已登舟离岸了。阳处父解下车左边的骖马,晋襄公的名义赠给孟明。孟明叩头说:“贵国国君宽宏大量,不把我们这些俘虏的血涂抹战鼓,让我们回到秦国去受死刑,如果国君把我们杀死,死了也不会忘记这次的失败。如果尊从晋君的好意赦免了我们,三年之内必定会卷土重来以报今天的耻辱!”

秦穆公穿着白色的衣服在郊外等候,对着被释放回来的将士哭着说:“我违背了蹇叔的劝告,让你们受了委屈,这是我的罪过。”没有废弃孟明,秦穆公说:“这是我的错误,大夫有什么罪呵!况且我不会因为一点小过失而抹杀他的大功劳。”

注释
崤(xiáo):山名。在今河南洛宁西北,西连陕西,东接渑池。
冬:指鲁僖公三十二年冬天。《左传》按鲁国二十多个国君在位先后编年记事,每个历史事件先交代哪个国君在位的第几年。
殡:停柩待葬。曲沃:地名,今山西闻喜县,是晋君祖坟所在地。
绛:晋的国都,在今山西翼城县东南。
柩(jiù):即棺木。此指装有尸体的棺木。
卜偃:掌卜筮之官,名偃。
君:指晋文公。命:命令,指示。大事:古代以祭祀和军事为国之大事,此指军事。
西师:指秦师。秦在晋之西,故称西师。过轶:指秦军越境而过。
管:钥匙。
潜师以来:秘密派军队前来。
访:询问。蹇叔:秦国老臣。
劳师以袭远:辛苦地调动自己的军队去袭击远方的国家。
勤而无所:劳苦而无所得。
悖(bèi)心:背离之心,此处指秦军将士将产生悖心。
辞:拒绝不听。
孟明、西乞、白乙:皆秦国的将领。孟明:秦贤臣百里奚之子,名望,“孟明”是字。下文中提到的孟子即孟明。西乞:名术。白乙:名丙。
“中寿”两句:意为你活到中寿就已死去,现在你墓上的树都快要有两手合拢那么粗了。中寿:指六七十岁,在古代说法不一。从文义推测,蹇叔当时有七八十岁,已超过中寿。拱:两手合围。
与师:参加了这次出征的军队。
御师:指晋设伏兵拦击秦军。
二陵:指崤之二峰。陵:犹言“山头”。二陵相距三十五里,之间山高路险,为绝险之地。
夏后皋:夏代的君主,名皋,是夏桀的祖父。
辟:回避。
是间:指“二陵”之间。这句言晋师必于“二陵”之间伏兵狙击。
周北门:周王都城洛邑的北门。
左右:指战车上的武士。古代战车的御者在中间,武士在左右两边。胄(zhòu):头盔。下:下车步行。这种行为表示对周王朝的敬意。超乘:一跃而登车。脱了头盔而下车步行是有礼貌的表示,但马上又一跃上车则是轻狂无礼的举动。
王孙满:周襄王之孙,名满。
轻:轻狂放肆。
脱:疏忽、忽略,言粗心大意。
滑:原为姬姓小国,鲁僖公三十三年被秦所灭,后因秦不能守其地,终为晋所得,改为县邑。其地在今河南滑县。
将市于周:将到周王的都城做买卖。
以乘韦先:以四张熟牛皮作为先行送至的礼物。古代送礼往往先轻后重。韦:熟牛皮。
犒(kào)师:慰劳军队。
步师:犹言“行军”。出于敝邑:经过敝国。
“不腆(tiǎn)敝邑”四句:其大意是说,我们郑国虽不富足,但为你部下的停留,可以提供粮草给养和保卫工作。实际是告诉秦国,郑国已经做好迎战准备。不腆:不富厚。这里是谦称。淹:逗留。居:留居郑地。一日之积:供给人畜一日所用的柴米草料等。一夕之卫:承担一夜的保卫工作。
“且使”句:并且派人乘快车到郑国送信告急。遽:驿车,每过一驿站就换一次马。
郑穆公:郑国的君主,郑文公之子,名兰,僖公三十三年(前年)即位,在位二十二年。客馆:接待外宾的住所。杞子、逢孙、扬孙三人戍郑,就住在客馆中。
束载、厉兵、秣(mò)马:捆好行装,磨砺兵器,喂饱马匹。
皇武子:郑大夫。辞:辞谢,告诉戍郑的秦大夫,要它们离开。
脯、资、饩(xì)、牵:干肉、粮食、已经宰杀的牲畜、尚未宰杀的牲畜。资:同“粢”,食粮。
原圃(pǔ):郑国的猎苑,在今河南中牟西北。
具囿(yòu):秦国的猎苑,在今陕西凤翔境内。
“吾子”二句:你们可以猎取些麇鹿,给敝邑一个休息机会。麋:与鹿相似,但体形比鹿大。
不可冀也:不能希求什么了。冀:希望、期待。
“攻之”二句:言秦如进攻,则郑军有准备,无法取胜:如包围郏国,又没有后继部队。
原轸(zhěn):即先轸,封地在原(今河南济源北),又称原轸。
以贪勤民:因为贪于得郑而使人民劳累。
奉:给。
纵敌患生:放走了敌人就会生出后患。
秦施:指秦曾资助晋文公的事。施:给予恩惠。
其为死君乎:意为这岂不是忘记了先君文公吗?君:指晋文公。死君:指忘记晋文公。
伐吾同姓:指秦伐郑灭滑,郑和滑都是姬姓国。
何施之为:还讲什么要报答秦恩呢?
谋及子孙:替后世子孙打算。
遽兴姜戎:用驿车传令急速发动姜戎的军队。姜戎本是秦晋之间的一个部族,与晋国关系较好。
子:指晋文公之子晋襄公,此时文公未葬,故称“子”。衰:麻衣。绖:麻制的腰带。均为白色,行军时穿白色不吉利,故用墨染黑。
粱弘:晋大夫。御戎:驾战车。
莱驹:晋大夫。为右:为车右武士。
晋于是始墨:晋国从此以后穿黑色孝服,形成习俗。
文赢请三帅:文赢为孟明等三帅求情。文赢:晋文公夫人,襄公嫡母,秦穆公之女。
构:挑拨双方之间的关系。
寡君:文赢称秦穆公。
不厌:不满足。
君何辱讨焉:何必委屈你去惩罚它们呢?
逞:满足。
“武夫”句:武夫在战场上拼命才抓住他们。
“妇人”句:妇人仓促间就从朝廷里把他们放走了。
军实:战果,战绩,指虏获敌人。长寇仇:助长了敌人的气焰。
亡无日矣:亡国不需要多时了。
不顾面唾:不顾襄公在面前而向地上吐唾。是一种愤怒而失礼的表现。
阳处父:晋大夫。
“释左骖(cān)”二句:解下战车左边的马,用晋襄公的名义赠给孟明。其目的是想要孟明登岸拜谢,再捉住他。
累臣:犹言“囚臣”,孟明自称。衅鼓(xìn gǔ):以血涂鼓。
死且不朽:身虽死,也不忘大恩。
“若从”句:意为倘若尊重晋君的好意而赦免了。
郊次:到郊外等待着。
乡师:面对军队。“乡”,同“向”。
不替孟明:不废除孟明的职务。替:作“废”解。

创作背景

秦晋原是盟国,结成“秦晋之好”。但是,秦国自穆公以来,国势日益强盛,不满于晋为霸主,也有野心称霸中原。鲁僖公三十年(公元前 627 年),秦晋两国围郑,郑大夫烛之武机智地拆散了秦晋联盟。于是秦穆公单独从郑撤兵,让杞子等三人留戍郑国,以防晋军。晋文公因为曾受惠于秦,两国关系没有立即破裂。鲁僖公三十二年(公元前 625 年),晋文公死,秦穆公悍然出兵袭郑,导致了这一场秦晋崤之战。这篇散文就是左丘明为了记录此事而创作的。

继续阅读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林玉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12日10:12:1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qiwuju.net/244.html
庄子·杂篇·徐无鬼原文阅读翻译 古文观止

庄子·杂篇·徐无鬼原文阅读翻译

杂篇·徐无鬼原文 徐无鬼因女商见魏武侯,武侯劳之曰:“先生病矣,苦于山林之劳,故乃肯见于寡人。”徐无鬼曰:“我则劳于君,君有何劳于我!君将盈耆欲,长好恶,则性命之情病矣;君将黜耆欲,牵好恶,则耳目病矣...
庄子·杂篇·庚桑楚原文阅读翻译 古文观止

庄子·杂篇·庚桑楚原文阅读翻译

杂篇·庚桑楚原文 老聃之役有庚桑楚者,偏得老聃之道,以北居畏垒之山。其臣之画 然知者去之,其妾之挈然仁者远之。拥肿之与居,鞅掌之为使。居三 年,畏垒大壤。畏垒之民相与言曰:“庚桑子之始来,吾洒然异之。...
庄子·外篇·知北游原文阅读翻译 古文观止

庄子·外篇·知北游原文阅读翻译

外篇·知北游原文 知北游于玄水之上,登隐弅之丘,而适遭无为谓焉。知谓无为谓曰: “予欲有问乎若:何思何虑则知道?何处何服则安道?何从何道则得 道?”三问而无为谓不答也。非不答,不知答也。知不得问,反于...
庄子·外篇·田子方原文阅读翻译 古文观止

庄子·外篇·田子方原文阅读翻译

外篇·田子方原文 田子方侍坐于魏文侯,数称谿工。文侯曰:“谿工,子之师邪?” 子方曰:“非也,无择之里人也。称道数当故无择称之。”文侯曰: “然则子无师邪?”子方曰:“有。”曰:“子之师谁邪?”子方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